漓犽洌

灣家人
深陷刀劍亂舞及UL沼
愛一期,愛威廉
主食三日一,鶴一
主食泰威,梅威

【社乱】短篇集(1)

全是些睡前發在臉書的小段子
看看某親友快餓死了決定整理整理放上來(*゚∀゚)
\社長一生推/

*OOC注意
*小學生文筆注意
*文短注意
*無連貫性
*有玻璃渣也有糖

1.睡前故事
-
「哈啊……」名偵探狠狠的伸了個懶腰,瞇起的眼藏不住倦意。
「亂步先生,怎麼了嗎?」見到這個情形的敦不由得擔心了起來,主動上前關心。
「嗯?……嗯,整晚都睡不著,也不知道為什麼,所以今天我不工作啊。」一如往常的仰躺在沙發上,一副誰都別想叫我工作的樣子。
「欸,怎麼這樣,又有委託進來了啊……」「嘖,偏偏這個時候社長不在。」

夜幕低垂,眾人安然入眠。
唯獨江戶川亂步仍跟明月對視著。
「嘖…啊,好想睡啊……」翻來覆去的同時,門上發出清晰的敲擊聲,使他不自覺疑惑。
這個時間點,會是誰呢?
「亂步,我聽中島說你失眠……」雪白的髮絲映入亂步的眼中,狠狠敲擊著他的腦袋。
社長手中拿著故事書,淡然的走到房內,拉了把椅子,便在床邊坐了下來。
「嗯?不是要睡覺嗎?」「社長……你這是?」迅速躺回床上,但還是一臉疑惑的望著福澤。
「太宰說,床邊故事有助於睡眠。」翻開故事,一副我要開始唸了的樣子。
能得到社長的床邊故事,這天是江戶川亂步有史以來第一次如此感謝太宰治。
「社長社長,我想聽白雪公主!」「……很久以前……」沉穩的聲音,漠然的道出童話故事。
內容怎麼樣都無所謂了,單單聽著這令人安心的聲調,便足以安然入眠。
這樣想著的亂步,也確實進入了寧靜的夢中。
房間內,只剩平穩的呼吸聲及敘述故事的聲音,一切是那麼的溫馨協和。
確認床上人真正入了夢鄉,福澤才緩緩起身,伸手順了順柔軟的黑髮。
「好好睡吧。」

2.夢
-
「啊 , 好無聊啊!社長!帶我出去玩!」亂步攤在沙發上,見人沒有反應,便直接跳起,撲到對方身上。
「社長!你有聽到嗎?」「唉……走吧。」原本想拉開手的,卻被那張臉迷惑,福澤無奈的站起身,眼裡卻滿是寵溺。

蔚藍的天,矇上了層令人不安的灰。
「糟了,走散了……」果不其然,天空的淚滴落至地面,將空氣中染上潮濕,和青年走散的他,試著壓抑惶恐的情緒,但眼裡的不安依舊。
要是沒來找我怎麼辦?少了他,我可以活下去嗎……
「亂步!」
熟悉的嗓音和著焦急敲進亂步的心裡。
撐著紅傘的青年快步奔向亂步,微紅的臉頰及喘息不難看出對方的焦急。
「你跑去哪裡 ─ ?」「笨蛋社長!」尚未完成的話語被猛抱過來的人打斷「如果沒有了我,偵探社怎麼辦啊……」
明明是你先迷路的,這句話怎麼樣也說不出口,明明應該訓斥對方的卻怎麼都罵不出口。
表情恢復平時的淡然,未持傘的另一手溫柔的牽起仍微微顫抖的手。
「回去了。」「……嗯。」被牽起的當下彷彿心跳加快了一拍,但看向那淡然的臉色,亂步也沒多說什麼,只是心中多了一絲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失落。
「豆沙包,你喜歡吃吧。」問句過後,不外乎看見少年期待的神色。
「嗯!……不過社長,你要幫我吃掉外面的皮喔,那個沒味道不好吃。」
……或許不該這麼寵他?

-

睜開雙眼,漆黑的天花板理所當然的映入眼裡。
又失眠了。
「奇怪,明明是很好的夢啊……」一滴滴水珠從亂步臉上滑落,微微泛黑的眼眶訴說著一個事實。
他已經不在了,的事實。

3.另一個夢
-
「吶吶社長,既然亂步君這麼喜歡你的話,乾脆結婚吧?」直美微笑著說。
「什麼?我們不是那種……」皺起眉頭意圖反駁少女的言論。
「欸?可是亂步君很期待喔?」可愛的臉蛋擺出惋惜的表情,就連一旁的社員們也點著頭。
很……期待?亂步他……
維持著同樣的表情,卻藏不住臉上紅暈的社長被眾人盡收眼底。
「……第一次看到社長害羞。」連與社長共事多年的國木田都訝異的將次刻寫入筆記中。
「亂步人呢?」緩慢的站起身,想尋找那個需要自己保護的孩子。
「……哼哼,社長果然需要我啊。」少年的聲音從福澤背後傳出,下意識回頭的他卻被眼前的景象來了場震撼。
瞇著眼的少年臉上鋪著淡彩,與黑髮對比的白無垢在少年身上展現了光彩。
「吶,把我這個偉大的名偵探娶回家吧,社長。」
與亂步相遇以來,這是最令人錯愕的事吧。
雖然是這麼說,臉上卻勾起了淺淺的笑容。
-

睜開眼,是一如往常的天井。
是…夢?
因回歸現實而安心下來,但身上的重量再度讓福澤小小驚嚇。
頭披白布的少年正安心的睡著,在福澤的身上。
「嗯?」下意識伸手拉開白布,卻只是普通的被單。
鬆了口氣的同時,也將吻落在黑絲之中。
「……娶了,也好。」

4.保護
-
「所以……偵探社到底是為什麼成立的啊?」敦看著會議室內的眾人發問著,以為當中的成員們知道答案。
「這個嘛,老實說連我們都不太清楚,最清楚的就是社長本人了吧?」「啊,還有亂步先生!」社員們熱烈的討論著,直到會議室的門被推開,看清來人的相貌以後,無人敢發出一絲聲音。
福澤諭吉,也就是社長大人,用著嚴肅的眼神盯著所有會議室內的人,眼刀快速飛過,令眾人不禁打了冷顫。
「亂步,回去了。」「喔!」明明是事主之一,卻難得沒有說出半個字的少年從沙發跳起,奔向白髮的青年「社長!我想吃零食!」「……路上買給你。」
「原來……亂步先生一直都在?」「不過,就算我們記得他在好了,也沒人敢直接問他吧。」
-
「……社長,為什麼,要創立這間偵探社呢?」連亂步都搞不懂的問題,答案只在福澤的心中,於是他好奇的問了。
「……沒什麼。」「騙人。」低頭望向少年堅定的眼神,再怎麼狡辯,都會被識破吧。
「我說過吧,會保護好你……」眼神重新移回蔚藍的天,和天空倒影著的藍色眼眸,比起初次相見時,又多了分蒼老。
「若是我不在了,偵探社就能代替著我……」「開什麼玩笑!」
不願面對真相的少年吼著,手掌捏著青年的手臂。
「說什麼傻話啊……你不準走,那群人怎麼可能保護的了我。」一陣酸楚湧上心頭,不可能,我身邊的,只能是他,如此想著,回應著他的卻不是“不會離開”,而是黑髮被輕揉的不捨。
「對不起。」

5.起床氣
-
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,偵探社的成員們一如往常的聊著天。
「亂步先生絕對有起床氣的吧?那麼任性的樣子。」剛好聊到的類似的話題,中島相當不識相的提出了疑問。
「嗯?我才沒有呢!有的人是…」被指名的少年不服氣的拍了下桌子,氣呼呼的指著中島敦,但下一秒愣住,不敢說出人名。
「是?」「總之我就是沒有啦!」
-
因為前一天特別令人疲累,福澤難得的晚起床。
但這不表示他懷中的亂步就會晚起。
難得能看到社長睡顏的他,除了新奇,更多的想法是,早餐還沒好。
「嗚…社長,你快起來啦,我肚子餓了!」輕輕捶打著環住自己的雙手的主人,亂步用著平常的模式打擾著社長的睡眠。
但今天不太一樣。
迎面而來的,不是社長無奈的眼神,而是被抓緊的手腕。
「亂步。」尚未滋潤過的喉嚨,發出的聲音遠比平時來的低沉,再加上語氣,令亂步不住冷顫了下。
「社、社長?」「乖乖睡覺。」冷淡卻帶有怒氣的語調,讓亂步想起兩人剛相識時的那記巴掌,擔心著再度感受到那火辣的痛感,他只好乖乖的窩在福澤懷裡,連根毛都不敢亂動。
而那位當事人則是安穩的睡到中午才睜開眼,並接受到亂步的哭訴,但他什麼都不記得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53 )

© 漓犽洌 | Powered by LOFTER